福彩快乐12走势|快乐12开奖前3直奖金|
一个国家要有国歌,一个民族也理所当然地拥有自己民族的长歌短曲———她的自然、气候、物产、风俗、历史也都在一首首歌中。

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歌,这句话大抵是不会错的。

一个国家要有国歌,一个民族也理所当然地拥有自己民族的长歌短曲———她的自然、气候、物产、风俗、历史也都在一首首歌中。在哪怕最为凋敝的民间,更会有疑似下流不堪其实风情万种的民歌在肆意流传,仿佛野花在荒野粲然开放,或者河水在大地上奔流不息。

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歌,歌是一个时代、国家和种族头顶上的星光,声带的跑道上滑翔的?#36139;洌?#32954;里的诗情,爱意,血管的河流里涌动的忧伤,是乡间井台上照耀的月光,一个醉酒的人内心的痛苦和暂时的欢愉……

有军?#25317;?#22320;方一定有歌。

一支没有歌的军队不过是一排冷冰冰的野蛮的枪管,一支只会盲目冲锋的草莽之师,一群让人觉得不祥的乌合之众。歌是一支?#28216;?#26368;高的号令。歌用最小的篇幅记录硝烟中的历史和情?#23567;?#27468;是离散的战友间经过千难万险重新会合的口令和路径。

“打倒?#26143;浚?#25171;倒?#26143;浚?#38500;军阀!除军阀!努力国民革命,努力国民革命,齐奋斗,齐奋斗。”这是当年北伐军的军歌,也是国民革命军剿灭军阀的号令。

“莘莘学子,亲爱精诚,三民主义,是我革命先声。……以血洒花,以校作家,卧薪尝胆,努力建设中华。”上世?#25237;?#21313;年代,广州黄埔军校的上空经常响彻这首校歌。若干年后,这首歌的旋律让许多老黄?#30097;词?#36523;处医院面临垂死之?#24120;?#20063;会肃然振衣立起,仿佛战场上列?#25317;?#22763;兵!

在抗?#29031;?#22330;上,只要一唱起《大刀向鬼?#29992;?#30340;头上砍去》《保卫黄河》《游击队歌》《义勇军进行曲》,身体就会变成渴望?#19978;?#25932;阵的炮弹,喉咙里就像是刚喝了一壶陈年老酒,火辣辣的像着了火,酒劲?#33073;?#24615;瞬间就充满了全身。这些歌在整个中国响起,四万万人就像是收到了抗日总动员令,从四面八方汇流成共赴国难的民族大军。曾经多少次在硝烟中响彻的慷慨激越的歌,自然构成了中国?#20439;?#28145;沉的民族记忆,是中国军人灵魂的城墙最为结实的砖瓦。

有军?#25317;?#22320;方一定有歌,那些或雄浑如长城垛口或低低款款如小河淌水的歌,表达的是一支?#28216;?#30340;本性、激情和爱意,记载了一个个可歌可泣的充满历史玄机的瞬间。一句句歌词,有值得推敲的史学价值和考究的美学意义……

1927年10月,有一支?#28216;?#20174;长沙越过湘赣边?#24120;?#36807;铜鼓,穿萍乡,抵莲花,跌跌撞撞地向罗霄山脉中段奔去。他们是长沙兵败后?#40644;?#36864;却的秋收起义?#28216;欏?#20182;?#24378;?#36215;来?#24459;?#19981;整,士气不振,也许出于对前途的担心,担架上面目模糊的伤员的哀叫声显得略有些夸张。随着大量的非正常减?#20445;?#36335;上对手的围追堵截,以上厕所为理由或者借黄昏为掩护逃跑),这支?#28216;?#30340;枪似乎越来越多,而?#26377;卧?#26469;越短,最后几乎每一个人都?#27785;肆?#21040;三支枪,以至?#24247;?#21015;队集合时都只听到一阵凌?#20063;?#22570;稀稀拉拉的枪支碰撞的声音。这是一支几乎是毫无来头还说不出名堂的?#28216;欏?#36825;样一支?#28216;?#20174;脱身于国民革命军集结湘赣两省到兵败退却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。他们还没有自己统一的旗号、军服,还来不及整肃军纪号令,当然还没有?#31922;?#33258;己的歌。他们只是一堆不成调的音符,需要一定时间才能找到自己的节奏、声线、乐谱和调门。

他们一进入罗霄山脉中段的井冈山地区,就开始整编?#28216;椋?#39041;布纪律,打土豪,分田地,辟圩场,圈地盘,结交四方朋友,探索革命新途。原?#37202;?#20731;的井冈山,变得热闹,原本绿森森的山谷深处,到处是红色的口号书写,红色的旗帜飘舞。

原本天高?#23454;?#36828;、日子死寂只是偶有土匪出没的井冈山地区,现在兵强马?#24120;?#22823;有要改朝换代的架势。

江治华是井冈山地区的遂川县草林镇的一名青年农民。江治华可是草林镇百里挑一的好后生。江治华比现在更少年的时候,十里八乡的媒婆都争着给江治华做?#20581;?#22905;?#20146;?#21040;哪里,就把江治华夸到哪里。她们?#21040;?#27835;华模子周正,勤快本分,人品高,?#20439;?#22909;,上山捉得到猛兽,下?#29992;?#24471;到脚鱼,树上打得到鸟,走路捡得到金子。更值得夸赞的是,江治华还唱得一口好歌。他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。有时候他在上山的路上唱起了歌,“打只山歌过只岭,满山竹?#24551;?#21448;青。茅草底下石阶路,弯弯曲曲到草林。”所有和他一起?#19979;?#30340;人都感觉脚下驾起了浮云,而如果在山林里伐竹驮木,当江治华的歌响起,所有在山上各自为阵的劳作就似乎有了指挥,成了一支训练有素的?#28216;?#30340;整体行动。———江治华喊着号?#25317;?#27468;声成了这支?#28216;?#30340;号令。江治华在?#25237;?#30340;时候唱,在休息的时候也会唱,比如在有月光的夜晚,江治华的歌声就会一反劳作时候的粗犷洪亮,变得深沉温婉,充满了一个男人的柔情和伤?#23567;?#27599;当此时,会有多少邻家女子借故从他家走过,目的就是为了听一两声江治华的歌声!

包括遂川县在内的井冈山地区,是个盛产歌谣的地?#20581;?#20117;冈山多山,山上多森林,就有了砍伐和搬运,就有了热气腾腾的伐木号子在山林回荡。生存产生哲学,?#25237;?#21019;造美,井冈山人的山区生活自然就需要山歌陪伴,那些从山民心里自然唱出的歌谣就如?#24092;?#33905;郁如山路绵延如山泉跌宕奔腾。井冈山多客家?#25317;埽?#20182;们带来了?#31922;?#33258;己民系的歌。他们的一句“哎呀嘞”,是歹命人的叹息,还是爱人的表白?是对经过家门的清风明月的殷勤挽留,还是对正走出山门的亲人们的依依送别?#22570;?#24863;交集的一声“哎呀嘞———”,唱出了客家人的曲折婉转的心路历程,成为客家人在声带上的地理标识!在偏僻的山区,井冈山人用歌声指挥?#25237;?#34920;达爱情,慰藉心灵。草林镇的好后生江治华,正是这漫山遍野的井冈山民间歌者中出色的明星……

上世?#25237;?#21313;年代末的一天,草林镇的好后生江治华参了军,成了一名穿?#20063;?#20891;装打绑腿的井冈山红军战士。红军在草林镇开辟了红色圩场,江治华把山上砍来的树木给红军换了银子。红军在草林镇刷了许多标语,做完买卖的江治华看得有些痴。红军在草林镇招兵买马,江治华毅然地把自己交给了红军。那时候,在井冈山地区,好后生就应该当红军,进步的青年就应该上战场建功立业。参军打仗,可是一件时髦的事儿!

革命的?#28216;?#37324;人尽其才。唱一口好歌的江治华,做了一名管宣传的兵。

(本稿选自《苍山如海———井冈山往事》一书,江西高校出版社出版。未完待续)

网友评论

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  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“井冈山报”、“吉安晚报”、“吉安新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内容,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,其他?#25945;?#26410;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。已经许可转载的,必须注明稿件来源“吉安新闻网?#20445;?#36829;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“新华社”的所有内容,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,本网已获授权使用,任何其他?#25945;?#19981;得从 本网转载、转贴或以其他形式?#31895;品?#34920;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?#28023;兀兀兀?#38750;吉安新闻网)”的内容,均转载自其他?#25945;澹?#36716;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?#25285;?#35831;在?#24120;?#26085;内进行。电话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
福彩快乐12走势